黄昏_肆

【原创现代诗/黄昏】《翅·绪》

2017.9.23

我似乎走了很长的路,连腿都几近折断。
再也不能撑起、撑起那半片云霞。
青蓝色的伤口上,挂满了倾覆的天空,
又似那汪洋大海,浩瀚无穷。

绳子躺倒在崎岖的山道上,
刀子悬挂在每个人的头顶。

远处的我,过去的我,还有头顶的黑暗。
压抑着无处安放的翅绪,终如一日行走,
徒劳的旅人神魂颠倒,徒劳的海水翻涌成昼。
放任自我随波逐流,无法飞翔。

不再坚强。

【原创现代诗/黄昏】《惊蛰》

2017.9.27

长安无踪无迹,淡没在冬的怀里。
雪归隐轮廓之后,是满目龟裂的大地。
寒蝉不眠不息,温柔地流淌下一片,
一片夭折的想望,是浮云的呼吸。

天空倒立着,倒立在我的脚底。
一面破开了的鼓,生涩缄默。

大地上泛着青绿、远远无及。
他呼喊着、呼喊着,他闭口不提,
惊蛰的言语,覆在你我脚底。

天空坍塌着,塌陷成原野,
一片空旷。

【原创小说/摸鱼/黄昏】《W》


*部分灵感来自游戏《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》
【01.】
半梦半醒间摇晃不定的第六感,在濒死者的挣扎中一点点放大。雾气弥漫了我的视野,于是我从黑暗中走出,投向一片惨白。已无数次在梦中望见的骇人场景,再度看见也会为之迷惑,满目氤氲而起的白烟,背后是陡峭万分的山岩。

我蹒跚过那些埋葬了花朵的琥珀,海底中间发生了地震,所有的海水都在那一刹那退去,仅留下无数被浪涛冲刷了亿万年的海底岩石,那一夜,他们都说,这是百年难遇的最低潮,但我却不这么认为,我觉得,这是某种灾变发生前的预兆。它不会降临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,但会一直存在,缠绕出命运,匍匐成永恒不变的真理。

我看见诡异的红光在地平线那端闪烁,好似暴怒的魔鬼。我不知道是什么在吸引着我向更深的海底走去,可能只是孩子的好奇心,也可能是些别的什么原因,但是我已无法回头。

我捡起了幼时的玩偶,一只兔子玩偶,我不知道为什么它会出现在这里,在我的记忆中,它一直被我放在了我的壁橱中,毛茸茸的外皮里,通过我的手触摸,可以感觉到里面还藏了些什么,并非棉絮。

当我正想打开看看时,却发现潮水已无声地漫过了我的裤脚,我想我得离开这了,于是我跑走了。迷雾再次涌来,我听到了海神咆哮的声音,看见了背后汹涌澎湃的浪涛,以及如鬼魅般随行于沉沉雾霭之中的黑影。

即将到达海滩时,我发现一直被我抓在手里的玩偶不见了,或许是丢在了什么地方,我不得而知,但是当我回到家时,却发现我的母亲已经死去,倒在了我房间的地上,满地都是血,而其他家人,则一反常态地昏睡不醒。

直到第二天,他们才醒过来,然后我无论怎样询问,他们都说我是个孤儿,被他们在七年前领养,而我的养母,早在十三年前就已经车祸死去。当我将他们带到我的房间,想指正他们的观点时,却发现母亲的尸体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
“汉斯先生,很抱歉我没有时间继续听你讲你梦中的事了。”昏暗摇晃的灯光下,心理医生捻了捻自己手上的怀表,像是在提醒我时间。

“请你现在告诉我,你那天晚上,在衣橱里,到底看见了什么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大纲已写
你们觉得怎么样,麻烦留个言谢谢

熙熙攘攘的人群。
我倒在无边的天空里。
这发冷的天。

鱼死网破。

美的毁灭,比过美的本身之美。

by 黄昏:2017.8.31

祷戚川海何处叹,
悲寂挽月浮九烟。
锦案万重花痕却,
姮娥漾心醉千年。

Re:2017 . 8


当七月死水退去山川重峦时

当六月天光浮起日晏旧影时

当万般盛夏于干涸沼地被无情掩埋时

或许头顶时常掠过的飞鸟已经忘记

或许脚边日夜绽放的野花已经凋零

却总有人记得,或许会有人记得

他会记得,他们被迫将头颅低下

将八月的头颅低下,伏到幽深的渊影中去

他听见,驻足停留的旅人也会听见

大地总是呢喃着,呢喃着麦子拔节时的声音

天空总是呢喃着,呢喃着他们曾唱起的歌谣

2017.8

我常以为是丑女造就了美人。我常以为是愚氓举出了智者。我常以为是懦夫衬照了英雄。我常以为是众生度化了佛祖。
——史铁生《我与地坛》

【原创现代诗/by 黄昏】《荒唐》

她用指尖刺开自己的心脏,
灰色的瓶子里装着她的肮脏。
秃鹫从天空中坠落死亡,
满目的哀而不伤在张扬——
奇形怪状的思想,正在扩张,
躲在背后,言语各有一套。

是有多荒唐?猩红在流淌,
多是自由的条条框框。